30 年-------我先生献给父母的情书
yin520 新会员 2012-08-08
歷經風雨。30年就這樣過去了,父親不浪漫也不浪費。從沒有到有,經歷了很多,記得媽媽說她們是相T認識的,那時候,母親只看中了父親的老實,忠厚,時至今日,生活水平一般,但家里人還是蠻溫馨的,也許是教導有方,也許是命運的憐吻,大兒子不會為物質根根計較,小兒子對家里的物質是誰的一點也不在意,也許正是這樣,顯得小兒子有點不長進。

       今天,母親在房間里和姐姐在看她結婚時的相片,由九點一直看到十點半,在中途,母親就說了這么一句,和父親結婚30周年了,你們要送禮物給我們。禮物?真的是禮物嗎?其實自己心里清楚,那里是什么禮物,母親的含意矛頭直指向我,我心里清楚,但不好說,只好對姐姐說,你大概會買什么給母親。然后再說關于送什么就交由你的未來媳婦來決定吧,于是就把話題拉開了,我知道能拉開一時也不能一輩子的拉開。

       也許我應該期求你的諒解,也許我應該順從你的意思,看著你滄桑的面孔,滿頭的白發,我真的有點不急心再傷害你。但幸福始終是自己決定的,我也知道你老人家從來就沒有反對過我們做任何事,記得我們外出時,你時時很關心地問我們夠不夠錢用,我說欠500,你常常給到700。姐姐去完廣州和我吃了一頓飯,回來跟你說:“那邊的飯菜很差”就因為姐姐的一句說話,你沒少給過我一分錢。也許這正是母愛的偉大,但那時并不懂珍惜,還時常和你頂嘴,但你很清楚地知道我并不是有心的,所以每一次你都不把這樣的事擺在心里。

       今年青姨和梅表嫂在姐姐結婚試菜時說,我的命很大,那時的你已經結扎了,在根本沒可能會有的情況下,竟然有了我。在你的清淅回憶,正在當時結扎時,你剛剛倘下,準備開始的那一刻,竟然整個醫院以及附近都沒有電了,這也許是巧合,當幾個月大時,生產隊的人竟要求你去下了,你被迫無奈,于是跑了很多間醫院,幸好天還是站在你的那邊,各個醫生都說,如果下了,會有生命危險,當厚厚的醫生證明紙在那生產隊的隊長面前時,他無語了,這不得不使我信命,緣,我出世后被罰了7000多元,那時的7000多元是什么概念?一塊300平方米的士地加一間兩層的屋子,很清楚,小時候過年時,舅舅會提起那件深刻的往事,那些錢是你們一分一毫地跑遍了各地而借回來的,說用幾個書包,裝滿一毫,二毫,五角等。每次別人說起時,你們都在樂意的笑著說,當年的付出值,我直的不知道值在那里,我帶你們帶來這么多麻煩。雖然曾有快樂。

     當我對你說不結婚時,你老人家一直問我為什么不結婚,也許是因為我真的下不了那口氣,但我心里清楚,問題并不是出在那里,2010年,1月23日,我很清楚地記得,她們是怎樣說的,她們的無理過份要求,2010年,1月24號,她在電話里無視你的存在,苛刻的語言,2010年,2月19日,害你兩老東奔西跑,一一在我的心里,我不想你們為了我這么委屈自己,就算得到了,那又怎樣呢?值得嗎?雖然她的女兒脾氣是很好,但這也不代表可以任她們說什么就什么,也許你們怪責我的不懂事,但怎么樣我也希望你再讓我任性一次。

       30年了,你們想要的禮物我現在真的無法送給你們,但是,我會承諾的是,我會找到一個不比她差的,會對你們好好的女朋友,老婆,而且我相信,她(CJY)能勝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