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说“相濡以沫”与“相忘江湖”(原创)
Air丶情缘 2012-11-16
好长时间没更新空间了,因为懒惰,大概也是因为没有目标和动力了吧……过去“创作”高峰的时候,几乎天天都有感慨,有说不完的话。到了现在,一切都变成了死寂,死一般的沉寂。听众寥寥,难发激昂之呼喊,难有奇绝之妙论,灵感多乎哉?不多也!

                                                                     

       老是反省,过去为什么那么爱写东西?那是因为心里有目标……忽然想起了一句艳诗,“频呼小玉原无事,只让谭郎认得声”。说的是过去有个富家小姐,看上了一位姓谭的公子,他每次见到那公子都充满激动,(大概春心荡漾,胸怀小鹿那种)……可是她又不好意思直接跟那谭郎打招呼,那年月封建,她不能直呼其名。于是她就总是疯狂的大声呼唤着她的那个叫小玉的丫鬟,其实,她的目的是让那谭郎听到,知道她的存在……
       虽然不常写了,但是头脑里,那思考的小电波却从来不曾停息的发射着,我估计那里面的电力,应该足以点亮一个5W的小灯泡儿。不辱斯文先生,表面上很安静,像个初级苦行僧一样沉默寡言,时时反省,检讨自己的行为!目标只有一个——“尽量离牛鬼蛇神远一点,尽量不自寻烦恼”换个洒脱而已。
       最近又看了一遍《庄子》。收获很多,不得不承认,经典就是经典。与圣贤谈心,与古人神交,与天地万物相往来的奇妙,喜不自胜,不足为外人道也!
       今天,我也来聊聊“相濡以沫”和“相忘江湖”。说实话,这个命题,早就被别人论述过不知多少次了,我今天聊的,大概也不能绕开别人的立论范畴,大概不过也就是拾些古人的牙穂,炒炒别人的冷饭罢了……!哎,没办法,谁让我喜欢呢?
       《庄子》里面,多是些深奥高妙的寓言故事,我觉得中国土生土长的哲学家真是了不起。相濡以沫和相忘江湖,就出自《庄子》,其实,它的意思大概就是:因为干旱,两条小鱼遇到了一起,它们为了生存,而依偎在一起,彼此对着嘴,互相吐着唾液,就靠着这些泡沫,彼此湿润着对方,而坚强的生存着(这就是相濡以沫)……当大雨来临的时候,河水又涨了起来,两条鱼彼此离开了对方,各自游走了,再也见不到对方了,而且它们从此都把对方忘得一干二净……它们从始至终都是快乐的,无论是相濡以沫的时候,还是后来的相忘于江湖……
        我每次看到这里,都禁不住的会留下些小泪,在我的脑海里,总会浮现出那样的画面,两条小鱼,kiss的时候,还有各奔东西的时候……也许,我是一个极度感性的人,一个容易触景伤情的人,一个懦弱的人,一个虚伪的人,一个诗情画意的人,一个儿女情长的人,一个自以为是的人,一个不容于世间的人,一个情商为负的人,一个长不大的书呆子,兼可发一笑的傻瓜诗人! 但是无论怎样,无论我怎么跟自己说理,我依然会放下手中的书,思维直接进入幻境,那时候,我就是一条“忘不了”的小鱼。
        如果我真是一条小鱼的话,那么,我这一生,可否真的曾经有过与某鱼相濡以沫的瞬间?或许我能把自己推到那个瞬间之中,或许我能享受那样的快感,但是我绝对不能做到忘记,而就那么看着,看着对方游走,它快乐的游走。于是,我想了很多。
        也许,那时候,当它们相濡以沫的时候,它们绝对不会是快乐的,只是岸上的人强加给它们一个快乐罢了,这只是一种错觉而已。同样,当它们相忘江湖的时候,它们也不快乐,更没有任何悲伤可言,一切只是一个过程而已,仅仅是个过程。 于是,我认为,无论是相濡以沫还是相忘江湖,都应该是非乐非非乐,非悲非非悲的。只是一个瞬间。但凡有一点多余的感情,都是错误的。我想,那都是曲解了庄周的本意。
        很多人都喜欢把这个寓言,往人类的爱情方面伸展,觉得爱情应该是这样的——“在一起的时候,就快快乐乐的爱,等快要,或者真的离开的时候,也应该快快乐乐的,而且要学会忘记。”大概他们觉得这才是完美爱情的本质。 我不能说这么思考不对,但是请大家不要忘了,我们毕竟不是鱼们,我们是人。而且我说了,当时的那两条鱼,从打压根儿就没有任何“情感”。就算鱼能做到忘记,人类也绝对做不到。那都是自欺欺人的鬼话。
         这些年来,我一直都在思考“爱情”的本质,思考“爱情”的核心秘密!我觉得,所谓爱情,不过就是人类自己的,不愿承认,又难以理解的“生殖冲动”罢了。 世界上哪有什么爱情?
         绝不讳言,当我觉得我爱上谁的时候,其实很大程度上,我只是想跟她上床而已。于是,所有的付出,所以的铺垫,所有的悲欢离合,所有的快乐记忆和痛苦唏嘘,都仅仅是为了这一个目的。除此以外,几乎什么都没有。所以我那句——“爱我就给我”,绝对不是一时冲动才喊出来的,那是经过了无数次的探索,失败和记忆,才“千锤百炼”的提炼出来的。
       所以,现在,我内心深处其实根本不承认我爱过谁和爱着谁,也清楚的知道将来我会怎么样面对“爱情的冲动”!只是,无论我如何困顿,如何无奈,如何超凡脱俗,我都还在等待着跟谁“相濡以沫”,那是我的本能。 我一直都是一个机会主义者,怎么打都不会死!
        来了,我欢迎,我尽量表现的好一些。走了,我什么话都不说,她作的很对,那是应该的。我就这么想。
        人是很虚伪的,并且虚伪的可怕!不是吗?很多人把坏人比作“禽兽”,我看,那可真是极大的侮辱了“禽兽”。 在动物界,那些雄兽要是看上母兽,它才不管那一套呢,有多大能耐就使多大能耐,有情敌就直接决斗,斗败了就闪,绝不耍赖皮。而人类可不是这样,他们总是会给自己找一些光鲜堂皇的理由,嘴上说:“我爱上了你的修养,爱上了你的美丽,爱上了你的善良,或者爱上了你的温柔……”就是没人敢实话实说:“我爱上了你的屁股……”于是,写诗的,写信的,发短信的,送鲜花儿的,请饭的,费好大好大的劲,绕好大好大的弯……如此不一而足!
        以上都不可怕,可怕的是,人类极少能真的接受“失败”,追女不成功还好些,要是交了些日子,谁把谁甩了,那可热闹了,揪头发的,骂大街的,翻脸的,泼硫酸的……电视上天天有这样的报道。那些动物世界的禽兽是这样吗?
        还有那些母兽,它们发情了就是发情了,把所有的“骚味儿”都留在树干上,领地上,让所有追求者都知道,都发疯。雄兽决斗的时候,它们通常会悠闲的吃着食物,置身事外,两不相帮。表现出的,是绝对的公平。但是,女人们会这样吗?她们“欲men”的时候是啥样?郁闷?写一些火星人都不能懂的朦胧诗?整天修改着空间的留言?东一榔头西一棒槌的让人不知所云?还整天都要保持着淑女的情操?你骂她“骚比”一试试?她绝对跟你急! 一个字:累!啊
        大多数小公鸟儿,如果只会叽叽喳喳的唱赞美诗,而没有筑起爱巢,那雌鸟一定不会接受它,态度是很坚决的。可是人呢?明明会因为他没房,没车,没存款而轻贱他,但嘴上却绝对不直说……奥,天啊。我怎么从来都没遇上过巨“物质”的女人呢? 真的是这样吗?
         大多数禽兽都是专情的,你看那些雌狮,哺育宝宝的时候,是多么专注,无论雄狮多寂寞难耐,她们都绝对不会给机会。这一点,人类做得到吗? 是的,很少有禽兽能白头偕老终身不再婚(娶)的,可是就算它们金屋藏娇或者红杏出墙,它们也都一定是大大方方的,哪像人类似的?……
       动物吃人,那是因为它饿,它们张开血盆大口就招呼,从来都不跟你废话:“我不是想吃你,而是帮助你,我是那样的动物吗?你不要误会我好不好?”……人吃人的时候,大约都是这么多废话。
        世界上真有“爱情”吗?我一直都不相信,要是有一天我跟哪个女人大谈特谈爱情,那么就是我“兽性大发”的时候。哎,我又一次侮辱了禽兽。罪过!
        回过头来,看看那两条相濡以沫的小鱼,它们只是为了生存,绝无其它目的。水来了,它们就离开了,仅此而已。要是按照人类的解释,那不仅是太累了,而且是太雷了。
        综上所述,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什么相濡以沫,于是也就无所谓相忘江湖。这罪孽深重的情天恨海,又有几个能忘的了的呢?
        诚实的不计后果,是我泡妞永恒的“本钱”。我估计我将来再也难以碰上识货的女人了。不过没关系,我是一条鱼,自由自在的那条鱼。“它来由它来,它去任它去,相濡本无意,何以相忘哉?”这一定是庄子的本意。
        下回我再看《庄子》这条寓言的时候,大概我就不会再哀伤了。因为我知道很多很多秘密。
        有些可惜吧?那时候,我还不太明白!
      

评论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