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要房产证还是要结婚证,这是个问题?
孤杰 2013-03-28

一前言

二要房产证还是要结婚证,这是个问题?

三后记

一前言

 房产新政一出台,朋友就火急火燎来电话,“房子该怎么办?”为慎重起见,我答应帮他请教专业人士。可他不依不饶,要我马上回答。“有需求,有闲钱就买吧”,我不假思索地说。“那已有房子呢?”他又追问。“留着没压力,也没其他好的抗通胀渠道就先留着。”朋友安静地挂了电话。

房子,又是房子。这些年不知是我们扰乱了房子,还是房子扰乱了我们。感觉身边不少人都在为房子所困,没房住的要圆梦,有房的要投资以资产保值增值。有人把有房有车作为结婚的条件,有人为再买房假离婚结果假戏真做,落个有了房子没了家,或家房两空的下场。这不,新政出台后,网上疯传的离婚再婚避税方案,一方面让人看到“群众的智慧”,另一方面带给人们更多的是含泪的笑。正如复旦大学谢百三教授感叹:“生命诚可贵,婚姻价更高,如为避税离,两眼泪汪汪”。外媒报道同时显示,中国大城市里将会出现一轮政策性离婚潮。

二要房产证还是要结婚证,这是个问题?

 关于房子和家,有两个过往的片段让我记忆犹新。记得以前在一片杂志上看到一个问题:租来的房子是家吗?当时的人相对还是较单纯,也没那么多烦恼,大家聚在一起或畅谈出租屋里的甜蜜爱情,或分享单位宿舍里的幸福婚姻生活,那场景至今回忆起来还令人激动不已。

时光的列车进入21世纪时,对于房子人们有了更多的认知。2005年,一个话题悄然走入大家的生活,“房子是消费品还是投资品”。当时那话题对于大家还不像今天这么熟悉,可这个题目带给我的思索是:房子和家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

对于这个问题,千人千面,万人万语。可世事无常,有人有房无家,有人有家无房。忘记在哪里看过一句话,让我产生很大的共鸣,房子不仅是房子,它可以满足人精神层面的需求。人最终要回归心灵的生活。所以,躁动的年代,“家”其实只是心底里一处安静的驿站。

在上海生活那么多年,最难忘的是在一位老领导家中享用的家宴。记得当时主人乔迁新居,我们去参观后被留下来用餐。在那间开放的厨房里,他那温柔贤惠的太太下厨掌勺,没多久那张带转盘的桌上便摆得满满当当:火红的辣子鸡、清脆的空心菜、色香味俱全的水煮鱼……饭菜味道自不必说,那份诚意和温情足以与饕餮盛宴抗衡。当然,最难忘的还是这对不惑之年的夫妇餐桌上举杯互敬,闲暇时一起听音乐、看《读者》、练瑜伽,他们那举案齐眉的互动、恩爱温馨场面立刻让这间豪宅生动鲜活起来。我知道他们后来搬离了那个家,可这对夫妇的浪漫、和睦一直被传为美谈。

当然,每个家庭,每对夫妻的距离都是不一样的,有些人朝夕相对,却同床异梦,甚至中间如隔着太平洋。有些人天各一方,却能做到两心相依,两情相悦。这让我想起了泰戈尔的诗,“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鱼与飞鸟的距离,一个翱翔天际,一个却深潜海底”。距离有时是无可奈何的悲剧,可有时却是人为制造的凄凉。

常听不少事业有成者抱怨,自家房子越来越大,可回家感觉却越来越冷,甚至没话说。中国婚姻家庭咨询服务研究中心的调查表明:越来越多的夫妻出现了“雾霾婚姻”,其中“无话婚姻”的夫妇最多,占78%的比例。有人说,“妻子性格暴躁,和她基本上无话可说,也懒得跟她说话”;有人说,“在单位里和同事经常能有说有笑的,但一到家就喜欢一个人做事,甚至只愿玩手机或电脑”。

国人本性不长于沟通,而家庭是社会最小的细胞,沟通是家庭的润滑剂。如果家里人对你外面一无所知,的确难以交流沟通。当关心你的衣食住行,你抱怨唠叨;问起你工作中的感受,你认为管得太宽;你出门出差,也无需交代……如此未能及时理解对方,彼此抱怨,从此只会变得更沉默、更冷淡。婚姻生活中,当伸手再也触摸不到对方的心事,感受不到对方的温情,婚姻就此会亮起红灯,家更多沦为房子的概念。我不知夫妻之间的间距与房子大小的关系怎样,但有社会学家认为:让床变小,可以增进夫妻的关系。或许是因夫妻间最短的距离大概是灵肉结合的那一刻吧,或许离得太远的生疏会让人缺失温情。

三后记

“长安居大不易”,早在唐朝就有的说法。今天的人同样在发问:多少钱才能买一份不惶恐的人生。这个问题恐怕谁都难以回答。因为即便能到名利双收时,但未必还有坐看云起的心情。所以今天能做的就是在匆忙赶路时,别忽略了沿途的风景。要房产证还是结婚证,这,真不是个问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