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兔老妈原创】过客
兔兔a兔兔 2014-03-21

  

2兔写在前面:话说做事最忌讳的就是虎头蛇尾,可是就参加霸王餐的事情来说,真的是快撑不住了,尽管2兔充其量只是打酱油的,可是这么多贴子全靠每天自己码字,而且一篇存贴和素材都没有的话,真的也很辛苦呢,JMS都说在最后的这几天更应该加把劲写大贴呢,可是2兔真心打不起精神了,心情贴都已经写的没有任何心情了呢,只好再次求助于俺老妈,谁让她有空有时间还有文采呢,不用白不用,哈哈~~在霸王餐的尾声中,老妈再次助2兔一臂之力~谢谢俺老妈了,鞠躬!

 

 过客

 

现在,我在外面,经常会看到一些客户,他们急急的装车,拉货,赶路,那忙碌的表情和过往的脚步,总使我想到“过客”这个词。我每到一个陌生的城市,对那些擦肩而过的人们,总会多些留意,以后也总是会偶而想起某某时的场景,也许是我天生的多愁善感,人家视而不见的细小,我总会琢磨感慨。

 

八岁那年,爸爸单位的车要去河北拉东西,我也顺便坐着回老家,车走到香山角下停靠着(那时也没有高速,可以停车),我从驾驶室钻出来爬上了汽车后面的马槽上,抬头看着秋天满山的枫叶红,这时有几辆外国游客的大巴车经过,他们手里拿着相机拍着美丽的香山和一个小小的穿着花布衫的我,我好奇着金发碧眼的他们,他们也对我这个异国的小人有兴趣,把我留在他们的照片里,几十年过去了,我还会想起那时一个童真的我和匆匆而过的他们。

 

读水校时候,有一次放假休息回家几天,要上学了由于耽误了列车的时间,那时火车趟数少,不怎么方便,也没有现在的汽车客运,当时学校有规定,迟到或早退了就没有资格评取奖学金,我们五、六个同学急的在站台上跺脚,这时看到有一列同方向的货车在加水,要准备开动,我们跑了过去,和列车长恳求,人家看我们是学生,就同情的让我们上了一节押运的闷罐货车上,里面很黑,只有三个脏兮兮的押货的人,他们看到我们要搭车,高兴的把一个三节的手电筒用铁丝挂在车顶上,昏暗的空间里,我们都围坐在微弱的光亮下,可能是长途憋闷的缘故,面对几个天真的学生不时的好奇提问他们兴致很高,天南海北的侃着,我由于晕车,靠在另一个同学身上,只是静静的听着,心里想;一到我们的目的地,列车还要带着他们前行,可能永远不再相遇,而这个画面却已经留在记忆里,偶尔出现在每一个人的脑海。

 

现在的网络世界,一个头像的亮起,带来问候和祝福,文字彰现的个性任你遐想着他们的真实面目,而随着时间的流逝,那个头像也许不会再闪现,看到曾经的留言想着每一个看不到背影的人们,真有来去无踪的失落。

 

深深体会着“过客”的含义和人海茫茫的广大,某时某地的你我他瞬间一瞥,短暂的相遇,都不会在延续,留下的只是淡淡的记忆,感觉着过客的匆忙,感慨着各自生活的奔波,感叹着人的事过境迁,却有了些许的无奈:人人都是时间的过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