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闺蜜代笔】最长情的告白是陪伴
MsFish 2014-10-29
  

最长情的告白是陪伴

  第一次知道陶立夏的散文游记《分开旅行》是在温瑶(微杂志)的微博上,因为某段时间看过太多游记作品导致后来对此类文字一度产生疲乏感,就一直没去看陶立夏的这本游记。那天在光谷书城看到时,心里不禁一喜“咦,原来在这里。”就像找了许久最后发现就在眼前的那种感觉,欣喜的拿着书找了一个小旮旯坐在地上看起来。
 

 通俗作品的序我都没有特别认真的看,都是随便浏览几眼觉得不错的话会重新再看一遍,而读到陶立夏的序时,才知道这本游记有非常不一样的地方。因为里面记录着她的感情,她的序是她在飞机上写给相恋了7年的男友M的信,她终于想要放弃这段感情,尽管有太多不舍,但她一个人的旅行还是就这样开始了。

 

  一年多的时间里,她去了意大利、罗马、伦敦、北德、乌兰巴托、肯尼亚、印度、赫尔辛基、墨尔本、新加坡、德克萨斯、名古屋、以色列、米兰。走过了大大小小、风景不同的各国城市,她会在异国他乡的城市街头不断不断的想起M,想起他们之间的这段感情,想起在爱情里他们的关系。她的旅行是让常人触不可及的,飞机头等舱、会员制高级俱乐部、面海的套房、米其林三星餐厅、来自圣彼得堡的骨瓷、宾利汽车等等,所以在这本游记里让人念念不忘的不是她路过的那些风景,而是在独自旅行途中与相恋了七年的男友M的感情变化以及对自己爱情的不但认识。
 

 

  她在写给他的信里说,【我总爱说:“有时间,我们去百老汇看歌剧,或者去米兰看《最后的晚餐》。”你依旧只是用一个字答:“好。”希望这不是敷衍,而是肯定。渐渐的,你的沉默里出现太多黯淡不明的东西,你仿佛忘记了那些承诺。】而最后的最后,她一个人回到了旅行的终点,去米兰看《最后的晚餐》。她说她终于可以原谅他,同时送给自己最珍贵的礼物:自由。
 


  【我不想这样,我不愿意我们的故事像世间所有令人扼腕的故事那样,在最关键的时刻以无言收场。】而这两个人谈了7年之久的感情的结局,很俗套的是因为另外一个女人的出现为他们画上了句号。甚至那个女人去她的房子里找她,想要回自以为她居住着的是他的房子。那一刻我心里想,M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男人,他在一起的这个女人怎么会是这样的?她说,M,曾经无数次设想我和你的故事会有怎样的结局,却没有料想到被一个互不相关的陌生人演化成了一出闹剧收场。爱或许真的是很恐怖的事情,因为我们爱的时候,心内总有太多障碍,有太多颠倒的梦想,而结局,永远无法按着你的愿望实现。但是M,我想要告訴你,这都没有什么关系,因为,我总能理解你。“我总能理解你。”这句话多像我自己说出口的话。而我也曾说过,“有些事情并不会因为我们的期许变得顺理成章。”


  那封写给M的信的最后(也是那篇序的最后),她写到【  那些能找回的东西,从没丢失过。那些丢失了的东西,或许从未真正拥有。我打开阅读灯开始给你写这封信,我想要告诉你:我爱你,只爱你。但是,我们要暂时分别了。 我要一个人去完成你许诺过的旅行,我要为我们两个人,去看一看永恒。】我要为我们两个人,去看一看永恒。看到这句子心里陡然一阵落寞悲凉。永恒,什么是永恒,永恒又在哪里?我也说起过永远,说起过一辈子,说起过此生此世,可是终究的终究,谁知道终点在哪里,谁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有结局。


  在罗马的时候她对着许愿池的喷泉说,“让他爱上我吧,让他爱上我吧,我们一起重回罗马。”是她在换硬币的便利店的年轻人告诉她,最后一个愿望一定要是重回罗马,这样就代表你的愿望都能实现,你会回来还愿。后来她回来了,依旧是一个人。她说,M,我想,我们不应该在自己的愿望里牵涉进别人的意愿,否则神明都不知道如何决断。我想起L曾往不是许愿池的水潭里扔过硬币,水潭里的假山上有个小洞,扔了好多次一毛五毛的硬币直到投中了一个我们才离开,当时我们高兴的忘了其实我们也可以许愿。如果还有下次,是否我们可以重回那里,补回我们没有许下的愿望。



  她在乌兰布托戈壁中的时候,M打来电话对她说“等你回来,我们结婚。好吗?” 

  她说,不管是不是真的,不管后来有没有这回事,在这荒凉冰冷的地方,能有这样温情的呼唤温暖着,或许是上天的仁慈,哪怕它只是一时兴起,都没有关系,只要在那一刻温暖过她就足够了。世界上本没有永远这样的事,只有这一刻我是爱你的,只想和你在一起。离开了那个特定的环境,一切都会变化。如果把那时候的话当做承诺,就错了。 


  我不知道瞬间即永恒,是不是就是这个意思。一个人在特定的时间特定的场合对你说爱你,然后那个他说他爱你的场景,在时间里、在你们的记忆里被无限拉长,那一刻就变成了你们之间的永恒。那个时候看九夜茴的《匆匆那年》,里面说“誓言这种东西无法衡量坚贞,也不能判断对错,它只能证明,在说出来的那一刻,彼此曾经真诚过。”我不知道是不是所有一切说过的话都是可以被原谅被理解被释怀的,那么所谓的承诺所谓的誓言,到底是什么,有什么作用,所以我从来都不相信。从来。也或许那仅仅只是两个陷入荷尔蒙的人一起做的最平常的游戏,而我总是太认真。我只记得昆德拉说过,在这个世界上,一切都被预先谅解了,一切也就被卑鄙的许可了。


  《分开旅行》的最后 ,她看到在米兰街头的墙上写着霓虹粉色的标语:Iamstilllovewithyou。她想起远在千里之外的他,满脸都是泪。她写道:时光流逝了,但爱与痛留了下来,不能被淡忘。M,对于你,我还是爱的吧。所以只有靠远行与你保持距离。你知道吗,在爱里,本没有好与坏,也没有是与非。因为被爱的人,总是可以在爱他的人心里摆脱道德的审判。我不恨你,却开始想要忘记你。是不是这一路太漫长,终让我变得冷酷?在米兰大教堂的圣坛前,我点一支白色蜡烛,就当是与你告别。人生这么远这么大,我们怕是再没有机会与原来的彼此相逢。天空里没有恒星的恒心,只有风雨的无常。烛光跳动,仿佛天使挥动羽翼,流星坠落如雨。而我,终于可以原谅你,同时送给自己最珍贵的礼物:自由。
  我不知道她会不会祝福M,如果是以前的我,我会毫不犹豫的依旧给予曾经的那个人以真挚以纯粹以无私的祝福,而现在或许只是沉默。而沉默到了最后,到底还是会原谅世事。《蒙马特遗书》里面说,世界总是没有错的,错的是心灵的脆弱性,我们不能免除于世界的伤害,于是我们就要长期生著灵魂的病。如果我们不去选择谅解,就要永远活在疼痛之中。而事实上,只有我们自己才会给予自己伤害和疼痛,你以为的那些他人给予你的伤害,是因为你的不强大。
  PS:在光谷书城只翻了不到半个小时的一本书,却花了一个晚上的记忆来书写。也许阅读和旅行一样,都不过是为了遇见自己,而写字的目的,大概就是为了记下这样一些与自己邂逅的瞬间。


阅读时看到一句话——呼啸而至的事物,通常都不是意外,而是已趋近我们很久,在它前来的道路上行进了很久。很是深有同感。

 

  有时候觉得世界太过吵闹嘈杂,就算自己一直以来都是个喋喋不休的话唠,心里渴望的也只是平静。

 

  最欣喜最平淡最自然最向往的状态,是两个人安静的各自阅读,会在翻页的间隙自然而然的抬头看看身边的人,会心的微笑,知道这个人不会离开。

 

  这种情景这种画面存于脑海之中已经久远,没有随着时间让它变得在内心越来越强烈,也没有随着时间让念想变得趋于淡薄至模糊,只想着这一天会自然而然的到来。

 

  常常在不想说话的时候觉得应该去看书,要去拼命的阅读,好让自己清醒一直以来的巨大无知。

 

  又在开始不断的听纯音乐和写文字,内心里觉得情绪反复无常,有时候突然读不懂自己。于是关上门,听音乐,时间仿佛也跟着一起静止。

 

  我并不是一个很好的书写者,而只是自己内心轨迹的记录者。很多话很多心情或许没必要写出来让大家知道,而我早已经习惯了旁若无人的去自我阐述和表达。他人与我何干。是的,我自私,冷漠。我还是以前的那个我。每天活在闹腾的世界里,哗众取宠一样。我是矛盾的综合体。

 

  我想自己从来也没想过要去追求完美,因为容易满足,所以凡事也没有那么多的苛刻。总会不经意将每一段路途中的内心认知当作重点,而忘了更重要的部分应该是行动。

 

  没有期望这个世界上的谁能够更好地理解宽容如此复杂的这样一个自己,也要尝试着去更好地宽容理解这个世界的复杂。总是因为懂得,所以慈悲。慈悲到最后就原谅了一切。木心先生说,不知原谅了什么,诚觉世事皆可原谅。是因为慈悲吗?

 

  我们都是生于浮尘的众生,也都是行走在路上的过路人。


评论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