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沫儿原创】小清新之弟与弟妹篇---婚照出自老家的照相馆,结婚当天发生新郎抹黑脸事件~
泡沫儿 VIP会员 2012-07-06

早安喽,各位!(哎,从早上间歇着编辑到中午,惆怅)


看到坛子里这两天好多姐妹晒PP,自己也忍不住来凑个热闹



我的婚纱照还未出炉,还有26天才开拍了。所以就偷偷把弟弟的PP搬了来……


以下照片全是弟弟和弟妹的,哪们仁兄回复说楼主本人怎样怎样……肯定是只冲PP来的,被楼主我发现,哼哼哼……后果嘛,这个,我还在考虑中! 嘿嘿,不开玩笑了。




弟弟的婚礼是在老家办的,两家不算太远。奶奶快90高龄了,活动不方便,酒店婚礼也就取消了,就在家里办的,非常之热闹!今年奶奶就要当老奶奶了,重孙子就要面世了


俩人的婚纱照也在老家拍的,我们老家是一座县城,也蛮发达的,最喜欢的一点就是空气好,安静又干净。拍照技术可不比北京大城市了,不过出来的效果还是超出我的想象,因为比几年前要进步的太多。


废话不多说,上图喽:


结婚当天的早上。天刚蒙蒙亮,太阳公公害羞的红晕,增添了早晨的色彩。婚期大概是农历十月份,天气已经转凉,都穿上厚外套了。有没有从图片上感觉到一丝冷气呢?


br


家门前有一条河。小时候的美丽景色一去不复返。两年前开发商要在此建造一所公园,如今被开发成如此这般,河对岸相对美一点。感觉到了心痛……


br


看到树上彩色气球和大红灯笼了嘛?这是我、男友跟弟弟的朋友,起个大早整起来的。话说早上好冷的,挂的时候天刚亮,手都冻僵硬了。这样有喜庆气氛了吧~


br


br


婚车来喽!车上的鲜花还露水呢。加长的白色林肯,是爸爸的朋友专门从山东开过来的,够义气吧。


br


我的小弟弟,最爱让姐我给他拍照,pose不错吧。等着上车去接嫂嫂。话说现在是他嫂嫂的跟屁虫


br


到了新娘家。由于我是姐姐,当天也有好多任务,没拍到几张花絮,现在我手里就这几张。


下面这张是我们那一项风俗。新娘妈妈端着一大盘,里面是各种面值的票票哦。新娘不准看,随便抓啊!


br


哈哈哈!这张你们有惊到吗?给新郎抹黑脸,这是进新娘家门时必不可少的。以前都是用锅底烟灰,后来用黑色鞋油。现在都改用面膜了。这新郎,接新娘,做面膜,两不误呀


br


接下来,转入正题!看看俩们小夫妻的婚纱照吧。只上传的一小部分哈。这是没有排版的。轻拍哦!


第一套


白纱系列


这款是半透纱式拖尾,裙摆上缀有一朵朵素白的小花。很是飘逸。


由于弟妹是娇小型的,没有选择齐地纱,否则穿上显的累赘。


这款半裙式的挺适合她本人,简约素气,不失甜美哦~











br













薰衣草种植基地,专供婚纱照拍摄。依旧是第一是套白纱,只是去掉头纱,换成一束薰衣草来点缀。








第二套+第三套



外景 彩纱系



有张猪八戒背媳妇,各位找找吧偷笑






















































第四套


休闲情侣装


明艳的黄,充满了青春活力。







br第五套


时尚系


第一次看到让我惊了一下下,这是车模吗?有意思吧这组合。


第六套


经典红色系


如果他俩穿古装红色礼服会稍显沉闷。这套半长连衣裙依然适合她。头上的红色蝴蝶结,俏皮可爱。适合他俩的性格。


有木有觉的那只小熊在背后坐着很委屈……抢镜了,哈哈哈!











































OK。就这些了。


偷晒无罪!


今年我就升级成为姑姑了br




PS:


好多JMS问新郎为什么要抹黑脸。给大家讲个故事就明白了哦!



很早以前,邯郸城西有个叫肖洼的小村,村里有名十九岁的小伙子肖山,长相英俊,人又勤劳善良,只可怜孤身一人,家境贫寒。


  肖洼村十里之外有个桃花镇,镇里有个叫冠秀的姑娘,是富甲一方苏员外的独生女,不但人长得如花似玉,且又知书达礼。这一年,冠秀一十八岁,员外想给她寻个富家哥,可冠秀定要高楼打彩,来个“不图庄院不图地,挑个风流好女婿”。员外只好搭起彩楼,单等八月十五让女儿打彩择婿。到了打彩那一天,楼前人山人海,肖山也想凑个热闹,开开眼界。没想到,冠秀的彩珠,偏就打中了肖山,肖山是又惊又喜,小伙们是又羡又妒,同时也气坏了一个不在人世的姑娘。


  这姑娘是桃花镇杨员外的千金,名叫沁香。她生前原想抛彩择婿,怎奈她爹硬把她许给告老还乡的陈天官为妾。沁香哭得死去活来,不出半年就忧郁而死。今天,闻知冠秀打彩,她也来看个究竟,没想到对中彩的肖山一见钟情。因此,一缕阴魂不散,跟定了肖山。到了晚上,沁香现出身形,把自己的遭遇告诉了肖山,并提出要与他成亲。肖山不肯,沁香恼羞成怒,威胁说,你如不从,到你成亲那天我必毁你容颜。说完就不见了。


  肖山又急又怕,第二天一早跑到苏家,把昨晚的事情说了一遍,全家人一听全傻了眼。只有冠秀的嫂子平静地说:“大家不必担心,娶亲那天我自有主张。”并把婚期定在九月初一,以防夜长梦多。


  不觉到了喜日,肖山骑着大马,跟着迎亲的花轿来到苏家,在上房等侯新人上轿。不一会儿,听外面喊女婿上马,肖山刚要站起,冠秀的嫂子突然伸出双手往肖山脸上一抹,肖山白生生的脸儿,一下子成了黑锅底。接着高声喊到:“妹夫变成丑八怪,妹子不走嫂子拽。”说罢,一把拉住冠秀塞进花轿里。迎亲的人便吹打着走了。这时,等在村口的沁香,看到肖山奇丑无比,心想,我没有得到俊郎君,你冠秀也没得到。于是便大笑着走了。


  自此,邯郸一带,便留下了新郎娶媳妇抹黑脸的风俗。同时也留下了新娘子上轿时嫂子们拉拽塞轿的习惯。









评论

为你推荐

千万新人都在用的筹婚APP

打开APP